白玉兰奖赢家,《觉醒年代》为何成为“yyds”?

白玉兰奖赢家,《觉醒年代》为何成为“yyds”?

在微博上,“觉醒年代yyds”的热搜阅读量高达11.3亿。起初,饰演鲁迅的曹磊以为yyds是一种贬义用语,他后来得知,这是“永远的神”拼音首字母缩写,是用以表达称赞的网络用语。


作者丨黄莹莹

编辑丨孤鸽


热搜上的常客


《觉醒年代》又上热搜了。


6月10日,第2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各奖项揭晓,《觉醒年代》拿下最佳导演、最佳原创编剧、最佳男主角三项大奖。在话题#觉醒年代yyds#下面,网友称其“实至名归”。


这部讲述建党历史的主旋律电视剧,早已成为热搜上的常客。自3月剧终以来,剧集的热度持续发酵。“觉醒年代为何能让人共情”“觉醒年代的选角”“原来北大校徽是鲁迅设计的”等话题,轮番上了热搜。


几天前,#鲁迅是个脱口秀演员吧#登上热搜,说的是剧中鲁迅在北大演讲台上评论林纾《妖梦》一文,慷慨陈词,风趣又讽刺,很有感染力。


“钱花在制作上,宣传费观众就包了。”饰演鲁迅的演员曹磊,转发这个话题时写道。


他的表演受到一众好评,剧中的鲁迅身形消瘦,腰板挺得笔直,面部骨骼分明,眼神里总透着冷峻、专注而又思索着的锋芒,气质硬朗脱俗,既有大家风骨,又不乏文人气韵。


白玉兰奖赢家,《觉醒年代》为何成为“yyds”?


实际上,曹磊接到鲁迅这一角色的邀约时,心里并没有底。这是他跟导演张永新继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》后的第二次合作,他一再向导演确认:“我可以吗?我真的可以演鲁迅先生?”电话另一头的是,“你相信我。”曹磊这才接下了角色。


《觉醒年代》火出了圈,这是出乎曹磊预期之外的。


今年2月1日剧集在央视刚播出时,曹磊就去豆瓣关注评分,但没开分。过了几天,正值春节,剧集停播了十天,曹磊接到熟人打来的电话,问他为什么停播了,正看得起劲呢。紧接着,他发现很多网友也在社交平台和视频网站催更。


他意识到:观众对这部主旋律剧是感兴趣的。


此时,曹磊正在剧组拍戏,他又关注起来了豆瓣评分,每隔几天就看看。剧集播到大概全剧的三分之一时,评分终于出来了——8.3分,已经是优质国产剧的分数了。


此后,评分又一路上涨,目前到了9.3分。这种评分逆涨的现象,其实很少见,一般情况下都是比开分少,足见《觉醒年代》的持久影响力。


该剧一共43集,聚焦了1915年到1921年,从新文化运动到中国共产党建立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。李大钊、陈独秀、胡适、鲁迅、蔡元培、等一众文人,为这段历史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
《新青年》和北京大学是新文化运动的重要阵地,而这背后,需要的是有先进思想文化的文人,鲁迅便是其中之一。文人相聚相惜,在表现这一点上,剧中用了大量诗化的表达,很有看头。


剧中有一场引发大范围讨论的戏:为反对张勋复辟,时任教育部佥事的鲁迅带着一块写着“不干了”三个大字的木板,站在教育部的大门口,以表抗议。他不言不语,满脸的清高和倔强。


“我特别喜欢那场戏,从表面上看,木头是我们用的日常工具,深一层去看,深刻是跟木头有关系的,比如成语'入木三分'。”曹磊对《博客天下》说,“这场戏以一种看似简单的表态方式,反向表现了鲁迅先生在乱世中对事物的见解仍深刻透彻。”


白玉兰奖赢家,《觉醒年代》为何成为“yyds”?


剧中鲁迅的戏份不算多,到了第八集才出场,但曹磊在剧组待了差不多100天。没有他的戏,他也会去现场看别的演员拍戏,体味那个年代的感觉,也思考人物的性格和互动方式。


他还会去问美术组的工作人员,鲁迅家的置景好了没。如果做得差不多了,他就进去待一待,让自己的精神穿越时空,提前进入鲁迅的气场。


吸烟不见烟


《觉醒年代》对鲁迅的出场设计是巧妙的。


行刑场上,血被装进一个盆里,捧着碗的人争着挤到最前面,面露急色,把钱币交给军官,换来一个蘸了人血的馒头。而鲁迅背对着人群,眼睛紧盯着手里的碑帖,没有回头瞧上一眼。


“吃人”的荒诞和其背后隐喻的封建礼教,在鲁迅的作品《药》和《狂人日记》里,皆有影射。因此,单是看剧中的这一处情节和闹市中那一个独特的背影,便让人不由得联想到鲁迅。


白玉兰奖赢家,《觉醒年代》为何成为“yyds”?


特写镜头中,能看到一处细节,鲁迅拿着碑帖的左手中指侧面和指甲有泛黄的痕迹,那是曹磊为了交待人物特征而专门设计的。


“手不离烟是先生的习惯,但剧集里又不能出现抽烟的画面。导演跟我说你是一个(在镜头前)没抽过烟的鲁迅,还要让大家都相信你就是鲁迅。”曹磊听了有些崩溃,只能逼着自己去想招。


他想过借用道具,比如说手里拿着烟盒或者一包烟,火柴放在烟的上面。试了一场戏,发现全程拿着烟盒显得生硬;把烟拿出来夹在手里却不点,显得奇怪;点着了烟却不抽,也不对劲。


拿着道具怎么都别扭,还占着手,曹磊干脆把烟盒扔到桌上,不再用了。


折腾了一番,他这才想到要在常年夹烟的手指上下功夫,烟熏久了手指可能会有泛黄的痕迹。他想到了一个方法:


抽上一口烟,含在嘴里憋着,把唇齿抿成一条细缝,贴近手背,再把这口烟一点一点吐出。手背上会出现一条焦油的痕印,再用手指尖蘸取印痕,往夹烟的手指缝处拍,直到拍匀为止。


看这部剧,鲁迅真没碰过烟,但有一段戏暗示了他的抽烟习惯。《狂人日记》完成了,鲁迅躺在地板上,拿着笔的右手自然搭落在身上,而左手却没放松,中指和食指紧挨着,两指跟无名指中间留着一条缝,那是曹磊设计的夹烟的手形,旁边还摆着一个装满了烟头的烟灰缸。


白玉兰奖赢家,《觉醒年代》为何成为“yyds”?


鲁迅创作《狂人日记》,也是一场重头戏。导演找来鲁迅先生的照片,让曹磊参照其坐姿、腰部的弧度以及笔尖离纸张的距离,以便在拍摄时做最大程度的还原。


到了现场拍摄时,除了坐在桌前写作这一常态化镜头以外,曹磊提出建议,在地上去完成写作。他说:“鲁迅先生是一个思想的斗士,他在心里面一定有很压抑的东西,有挣扎的东西......所以我想在地上做一个尝试。”


这段戏拍了整整一夜。鲁迅伏地写作,写成,叹了口气,笔都来不及放下便翻身躺在了地板上。在署名时,一滴泪从他的眼眶溢出、滑落,他只顾提起笔,写下“鲁”字后,停顿了一下,又皱眉思索,再写出一个“迅”字。最后将笔掷于地上,这才放松了身子。


这场戏一气呵成,又与前头的“提笔凝思”形成呼应,台词不多却十分震撼。


我们就是续集


《觉醒年代》里,导演使用了大量的隐喻手法。载着重物的骆驼走过老旧的帝都,骆驼蹄子踩在了多年没有变化的车辙上,漫天黄沙,不见前路,这正暗示了二十世纪初叶的中国面临的困境。


为了拨开这漫漫黄沙,文人先驱们各使其力。陈独秀不惧牢狱之灾号召民众抵制《巴黎和约》;李大钊在躲避追捕时不忘考察民情;鲁迅以笔做刀,朝着封建礼教和落后思想狠狠地挥劈。


写字,是曹磊靠近人物的一种方法。接到这部戏的邀约时,他就开始练字,先是临摹颜真卿的字帖,再去模仿鲁迅的笔迹,拒绝用手替。


“先生是一个文人,他主要的斗争工具就是他的笔和他的思想,我如果把他的笔拿开了,还剩什么呢?”曹磊对《博客天下》说。


在将近四个月的时间里,练习写字成了他的日常习惯。他把鲁迅各个时期的字都打印了出来,常常比对,琢磨出鲁迅的书法圆润遒力,与其凌厉深刻的文风有些差别,倒显得温和。


这些在剧中的字受到观众称赞,也上了热搜。


因为片中人物台词多,熟读剧本更是必备的功课,到了现场,还得根据具体情况调整表演方式。


白玉兰奖赢家,《觉醒年代》为何成为“yyds”?


剧中有场戏,蔡元培叫鲁迅给大家讲讲林纾的《妖梦》是如何影射攻击新文化运动的。演完后,曹磊察觉出演蔡元培的马少骅老师眼神不对,起身跑到他旁边,马少骅直接回以“炫技”二字。


“当时挺冷的天气,我鼻尖上直接渗出了冷汗。”曹磊回忆起来,还能感受到那种紧张的气氛。


导演示意可以重来。从监视器到现场差不多20米的距离,曹磊走得很慢,一边走一边想着问题出在哪儿,那段词该是从演员的嘴里说出来的,还是该以鲁迅的视角自然而然地去解读。


把两个问题快速捋了一遍,想清楚了,第二遍拍摄结束,马少骅向曹磊竖了个大拇指,说:“我这才听到了是豫才在给我们讲《妖梦》。”


随着鲁迅戏份的播出,曹磊开始在微博上收到大量私信,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准备考研的学生发来的故事:把鲁迅先生的剧照贴在课桌上,坚持不下去时,就看一眼这张照片,让自己继续再学习一个小时。


据统计,《觉醒年代》覆盖的人群中,29岁及以下人群占比近70%,这意味着这部剧有大量的90后和00后观众。


在年轻人聚集的B站,一期名为《我们的考点,是他们的一生!》的《觉醒年代》相关视频,单集播放量高达511.9万,评论区点赞数最高的评论是:觉醒年代没有续集,因为我们就是续集。


白玉兰奖赢家,《觉醒年代》为何成为“yyds”?


年轻人买鲁迅手机壳周边,把剧中人物和台词做成表情包,在各社交平台安利并解读剧集,这些自发行为都在持续为剧集赋予热度。


一部《觉醒年代》不仅收获了口碑和流量,也让主创和观众看向历史中的文人先驱,他们以新思想唤醒了周遭沉睡的人,又以深刻的笔触抵向国民的精神。


即便拍完了戏,曹磊仍会随身带一本鲁迅的散文诗集《野草》,闲下来时便读一读,他说,“我记得鲁迅先生不愿意年轻人去读这本书,我恰恰想看看,这也许是我能触摸到他的又一个点。”

分享:

评论